客服热线: 010-86550124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快讯 > 私刻章笔迹造假:晚清骗子造假也猖狂

浏览历史

私刻章笔迹造假:晚清骗子造假也猖狂
福泰商城 / 2017-03-15

一、近代中国的假章

1880年八九月间,上海一家鸦片烟店的主人与伙计遭遇闹心之事,《申报》对此有过两次报道,分别讲述了两则案例。其一刊于该报1880年7月28日第3版,内容如下:

无锡人郑阿荣前日至宝善街郭新兴土栈购办大土,计洋八元、钱一千文,郑从手巾包取出银洋时,误落下小章一块,上系“新兴”二字,土栈伙甚为骇异,对核自己盖戳之记,式样相符,始知时有人将次土由信局寄来掉换,即此之故。是以栈主郭棋瑞即将郑送案请究。郑供撑往来苏沪之航船为业,今向新兴土栈购办大土,因被见有“新兴”章,致扣留银洋钱文,土亦未给,然此章实是拾来者,原欲送还新兴,决不敢伪造也。陈司马问:“章从何处拾来?既称本欲送还,今至该土栈,将先还章乎?抑先购土耶?”郑熟思良久,始称章在苏州城内同福巷口拾得,今实先购土而后欲还章也。司马以郑冒刻章,希射利,定无疑议,随责一百六十板,着具保准释,并谕郭将洋八元、钱千文给郑,假章劈毁。

一个多月之后的9月18日,《申报》又刊载了一则消息:

郭新兴栈主郭棋瑞控老正大信局伙沈纪高将(盖)“郭新兴”章之次土来换,其实栈中并无此土,显系冒刻章,混掉射利,伏求提究。陈司马饬差提沈到案,沈供有鲍吉候者,将土交局,寄至苏乡,今退回者,土上有“新兴”章,而鲍又系新兴之伙,故向新兴掉换。今悉鲍已停歇,另在震兴生理,是实鲍冒刻“新兴”章,以陷人也。司马随令着交鲍到案,再行核办。沈即扭鲍到堂。复经集讯,新兴伙郭阿福供,鲍固向在新兴习业,兹已辞歇,务请从严究办。鲍供现在震兴土栈营生,并未冒刻章,忽被平控诬指,尚乞察究。司马研诘至再,各执不移,随谕沈、鲍二人各罚洋五元,均具结完案。

可见这两则消息均与“假章”有关,前一则题名即为《私造章》,后一则题名《假冒章》。笔者以“章”为关键词,通过爱如生《申报》全文数据库分别进行全文和条目检索,各得169条和115615条结果,其中绝大多数为揭露或防止章造假,诸如“假冒章”、“私刻章”、“私雕印记”、“假刻章”之类消息比比皆是。笔者直接以“假冒章”进行全文检索,共得625条结果,而以“私刻章”进行检索,则得到1542条结果。由此不难看出近代中国围绕章的造假行为之泛滥程度。

章造假之所以如此猖獗,与中国久已盛行的章文化关系密切。章者,俗名印章,其实“印”与“章”不同,“印”用于官,“章”用于民。中国章的起源待考,汉代开始给秩比二千石以上的官吏刻章,文曰“某官之章”。此后,章渐成国人的信用符号。在日常交易或商业经营中,以特定的章作为可资信守的凭据。加盖章,等同于确认对于某种权益的行使,或者对于某种义务与责任的承担。在商业活动中,章成为业务与财务的“阀门”,盖下章,等于张贴了经营者的信誉,标志着交易的成立。既然将章赋予了特定的商业价值(甚至还有商业以外的价值),那么章防伪就变得尤为重要,商家对此知之甚深。无如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造假者耽于私利,以假乱真,甘冒风险,在所不惜,于是章造假之风愈演愈烈,假章的危害也越来越大。

在上述《申报》的前后两则报道中,“造假者”虽各有其人,但内容则有一定的关联度,即以加盖了假章的劣质烟土去郭新兴土栈掉换上等品,或退货,从而谋取不法之财。前一则案例中,造假者自露马脚,虽多所抵赖,终难逃惩罚;后一则案例中,虽然嫌疑人被控在案,但证据不足,审断为难。众多的案例表明,章造假之法易为,而打假之道难行。章之所以如此“值钱”,也与那个时代读书识字、能文会写之人不多有关,随着民众知识水平的普遍提高和现代科技的发展,认证与防伪手段越来越多,不过“盖章”之举并未消失。

1 2 3 下一页

(责编:小题)

用户评论(共0条评论)

  •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
总计 0 个记录,共 1 页。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
用户名: 匿名用户
E-mail:
评价等级:
评论内容:
验证码: captcha